復仇事件

這個故事是說我的老婆小珍在抓到我外遇後,對我的報復。

兩年前,我在希爾頓和一位高級應召女郎在一起的時候,被我的老婆抓到。因為那個應召女郎在房內留下一幅太陽眼鏡,飯店的服務人員告訴我這件事,很不幸地,我的老婆接到了這通電話,也聽到服務人員向她解釋,他們是如何「得到」這幅眼鏡的,小珍發誓要我付出代價,但是她沒有告訴我她想怎麼做,我期待她要的是一輛車或是什麼東西,但是她什麼也沒說,過了一年之後,我以為她已經原諒我了。

小珍現年廿五歲,非常漂亮而且親切,有一百六十五公分高,長長的頭髮,胸部的大小恰到好處,身材非常修長,在我發生事情之前,我們的性生活相當單純,只有過幾次口交,事實上,我不怎麼會變換花樣,而小珍也一樣,幾次的口交她也不過只是親我的龜頭,而且她從來不讓我射在她的口中,更別說是肛交了,不過她喜歡我舔她的陰戶,其實這也是我找妓女的原因,我想要刺激一點的性愛,那個妓女真的不錯,我在很久以前就預約了,她在床上的表現又淫蕩又狂野,讓我舒服到了極點。

在那次事件之後,我們的性生活次數銳減,從一週幾次變成一個月一次,而且那是小珍真的很想要的時候才搞,也正因為如此,我們的生活更加平淡,而且她太我的堅視更嚴重,有時我得一天打電話給她好幾次,讓她知道我在哪裡?做些什麼?一年之中,我有好幾次要去外地出差,她甚至請了一個私家偵探監視我,確定我沒有亂來,不過因為小珍一時疏忽,在家裡留下了私家偵探的名片,所以我私下給了那個偵探小費,但也許小珍是故意這麼做的,所以我還是一直處在被監視的情況下。

上個月我出差到外地,一切都是那麼正常,當我回到家時,小珍不在家,我放鬆心情看著電視,我打算當小珍回來時,我們一起出去吃飯,不過當我去冰箱拿啤酒時,我發現冰箱上貼著一張紙條。

真他媽的太棒了!我心裡這麼想,她終於要我付出代價來補償她了!我一定得照著她的指示去做,我心裡一直盤觀著她會怎麼做,而我也變得興奮起來,直到電話鈴響起。

「小連,我是小珍,」小珍說道。

「你電話都打好了嗎?」她用令人厭惡的口吻說道。

「還沒…」

「那你最好快一點,要不然我和你離婚,還要拿走你所有的東西!」她命令我,然後忽然掛上電話。

我得不好意思地承認,她兇惡的語氣和命令讓我更興奮,所以我開始按照她的要求做,我打電話去希爾頓訂了房間,那是頂樓的房間,面對海洋,房間裡有一張大床、一個大浴缸和酒吧,接著我打電話給電影公司找小強。

「喂,我是小強,有什麼事嗎?」他問道。

「是的,我是代連太太打電話來,我要和你確定今天晚上去希爾頓拍片的事,」我用純商業的口吻對他說。

「是的,我們都準備好了,請你轉告她,我已經和電影發行人說過了,【本文轉載自(xx-book.com)】如果片子拍得好,他們說我們將發行到全世界,你是連先生嗎?」小強問道。

「是的。」我答道。

「尊夫人是一個很棒的女人,她知道男人要的是什麼。」他強調道。

「這是什麼意思?」我納悶地問。

「你的意思是你不知道?」接著小強掛了電話,我還可以聽到他掛電話時的大笑聲,被這個陌生人一搞,我覺得窩囊透了。

我又打下一個電話給「雷先生」。

「喂,雷先生嗎?」

「我就是。」

「我是私家偵探公司,我想和你確定小珍今晚和你的約會。」我用純商業的語氣說道:「她會八點半在大廳等你。」

「我上次和她談的事情怎麼樣了?」他問道。

「小珍說沒問題。」我答道。

「很好,如果小珍和你連絡,請你轉告她,我們很感謝她同意我們可以不用保險套,而且我保證她可以拿很多小費,我照她的要求找了一些強壯的、有大陽具、持久又能射很多精液的男人,你知道的,很多男人都幻想在別人老婆肚子裡下種,你是她的丈夫嗎?」

「是,我是。」我慎重地回答。

「我要謝謝你讓小珍來服待我們,我確定小珍會對我們每個人滿意,她的表現一直很不錯,有一個這麼美又這麼愛你的老婆真的很棒!」雷先生說道。

「沒錯。」這是我唯一能說的話,當我聽到雷先生說小珍的表現一直不錯時,我的胃一陣絞痛,差點昏了過去。

我掛上電話後跌在地上,小珍從來不避孕,一直都是我戴保險套,只有在新婚之夜我才沒戴,不過那天喝了太多的酒,到底戴了沒我也搞不清楚,小珍今天晚上不知道要和多少人共渡,而他們沒有一個人戴套子。

「鈴…」電話鈴聲又響起。

「喂,」我接起電話。

「你照我的指示辦了沒?」小珍問道。

「都辦好了,」我輕聲說:「小強說電影可以發行到全世界。」

「嗯…很好!」小珍說道。

「雷先生說他們很感謝妳同意他們不戴保險,他說妳會拿到很多的小費,妳不擔心妳會懷孕嗎?」我問道。

「也許會,也許不會,我要給他們你從來沒有過的經驗,也要給他們你從來沒有過的舒服…」小珍冷冷地道:「我要讓他們對我做我從也不讓你做的事!」

小珍這樣地羞辱我。

「噢,我還有一個禮物要送你,到我的衣櫥中找一捲錄影帶、筆記本和一包照片,錄影帶是在你出差時我找小強拍的,筆記本和照片是這兩年做的,你記住,我當初發誓要報復。」小珍說完後掛上電話。

我去衣櫥中找到了那一捲錄影帶、筆記本和照片,筆記本中記戴了許多男人的姓名和電話,名字的下方,還記載了該男子的性嗜好和金額,我想那金額是他們經過小珍服務後所付的錢,筆記薄上的日期是從我出軌後的兩個月開始,本子上的一些人是我的同事,其中還包括我的老闆。

兩打的拍立得照片上都是小珍用不同的姿勢和不同的男人性交,那些男人的陰莖都很大,還有很多人射了一大泡的精液在小珍的臉上和唇上,有張照片是在我家拍的,小珍跪在一灘精液中舔著一個男人的睪丸,一滴精液從他的龜頭正好滴在小珍滿是精液的臉上,那個位置是在我們床的右邊,現在我知道床邊地毯的污痕是怎麼回事了!

我大吃一驚!這兩年來,我居然不知道小珍和不同的男人上床,而我一點也沒懷疑!

我打開包著錄影帶的信封,一本雜誌掉了出來,那是一本色情雜誌,我打開雜誌,看到小珍的兩張照片,一張是小珍坐在一個男人的身上,他的陰莖正插在小珍的陰戶裡,第二張照片是小珍含住一根陽具,臉上滿是精液,照片底下寫著…

「人盡可夫的怨婦徵求性伴侶,什麼都可以玩,歡迎個人和集團,但是需要大性器和大量的精液。」

我快瘋了,我的老婆居然什麼人都可以上,什麼都可以玩!小珍從來不讓我玩一些特殊的,現在是我讓她變成這個樣子的!

最後,我打開房間裡的錄影機和電視,躺在床上看錄影帶。

片子一開始,小珍包了一條浴巾坐在我家的大浴缸邊,看起來剛洗過澡,她的頭上還包了一條毛巾。

「嗨!小連,我想你看得出來我已經準備好參加今晚的活動,雷先生有非常特殊的要求,我要準備一下。」

小珍解開她的浴巾,鏡頭立刻在她的雙腿之間特寫,小珍撥開她的陰唇,輕輕地揉了揉她的陰核,有一些小水珠在她的陰毛上,然後拿起剪刀,剪去她的陰毛,然後再用颳鬍刀把她的陰毛颳了個乾淨。

鏡頭一直用不同的角度拍著小珍的陰戶和修長的大腿。

「雷先生喜歡他的女人把陰毛颳乾淨,他說這樣更讓人心動,你認為呢?」她對著鏡頭說道。

我承認她現在這樣乾淨的陰戶看起來的確更吸引人。

接著小珍一絲不掛地走出浴室坐在床上,鏡頭在她的臉上特寫,她開始說話。

「雷先生要我穿一雙高筒的純白絲襪和吊襪帶,但是不要穿內褲,你認為如何?我的腿看起來還不錯吧?我看起來迷人嗎?」小珍揶揄道。

影片中小珍誘人地穿上絲襪,絲襪的盡頭,就是小珍的陰唇。

「嗯…我想他喜歡這樣,我希望他的朋友也喜歡。」

然後她拿出一件新的胸罩,那件胸罩非常小,小珍即使穿上了,還是可以看到她的乳頭,不過這也讓小珍的乳房更好看。

「我想一個女人準備讓一群男人輪姦時,應該穿一些新的衣服,你同意嗎?小連?我的新衣服是刷你的卡買的,這些衣服我穿過一天就扔了,你不會再看到,你真可憐。」我的老婆實在過份到了極點。

下一個鏡頭是小珍穿著黑色高跟鞋的腳,鏡頭往上帶,小珍穿了一件紅色的緊身超迷你連身短裙,衣服沒有袖子,小珍的長髮緊緊地綁在腦後,露出她美麗的耳朵和脖子,臉上的粧也化得極好,戴了我送她的耳環和手鐲,小珍看起來又美又高貴。

「你覺得如何,小連?是不是很想要我?我是不是很性感?」

我的心中一直響起「是!是!是!」的聲音。

小珍對著鏡頭說道:「小強為我拍了這捲帶子,我相信你看完後會一直在家裡等我的電話。」

鏡頭忽然移了一下,我看到攝影師是個黑人,他一絲不掛地站在我老婆的面前,而我老婆跪了下去。

小珍用她的小手,握住那黑人的大肉棒。

「它比你的大一點對不對,小連?」小珍笑著說道。

她的手開始上下搓弄著手上的陰莖,龜頭上立刻滲出了一些液體,小珍把臉靠近那根陽具。

「小連,看我幫別的陌生男人打手槍有什麼感覺呢?看到我的結婚戒指沒有?那是你在結婚那天親手為我戴上的,你看,我戴著戒指的這隻手,正握住這個男人的黑色大雞巴。」

小珍眼睛不離開鏡頭,舔了一下龜頭。

「嗯…味道不錯。」

然後用左手握住小強的睪丸,深深地把他的陰莖含進口中,直到她幾乎不能呼吸,接著用手拉小強的陰囊,另一隻手撫摸小強的小腹。

小珍含住陰莖,頭飛快地起伏著,每一次地含入,都深深地插進她的食道,口水和龜頭滲出的體液在她的嘴角泛出泡沫,流到她的下巴,小珍一直注視著攝影機,

小珍從來沒有這樣幫我口交,但是現在她卻含進一個男人的陰莖,努力地取悅這個男人。

我知道小強的陰囊裡一定有不少精液。

小珍滿是口水的臉龐磨著小強十五公分左右的陰莖。

「小連,你想小強會喜歡我這麼做嗎?我想他快射了…他的精液會射進我的嘴裡,你想他願意射精在我嘴裡嗎?」小珍看著鏡頭問道,然後她張開嘴,含進整根陰莖,直到她的鼻子碰到小強的陰毛,而她的眼睛還一直望著攝影機,這個畫面讓我興奮得要命。

小強現在一定十分興奮,鏡頭中的他伸出手,拉住小珍的耳朵以固定她的頭,開始在她口中抽送,陰囊一次又一次地撞在小珍的下巴,最後,他緊按住小珍的頭,更用力地抽送。

我看著他射精在我的老婆口中,當他把陰莖拔出來時,最後一股精液激射而出,一條白色的精液經過小珍的嘴唇、臉頰、左眼,一直連到她的頭髮上。

小珍還一直搓弄著小強的陰莖,小強的龜頭上滲出最後一滴精液,滴在小珍的結婚戒指上…

小珍看著鏡頭,用極度誘惑的聲音道:「小連,祝你晚上玩得愉快!」,然後格格地笑。

接著小強的臉湊近鏡頭。

「老兄,你老婆很會吹喇叭,我等不及想試試她的小穴和屁眼,來吧,小寶貝,讓我打妳一炮…」

小強說完,電視上就沒了畫面。

我不知道是誰在操縱攝影機,他是不是也去幹小珍?

我看電視時,龜頭所滲出的潤滑液幾乎讓我的褲襠都濕了,我索性把衣服都脫了,一絲不掛地躺在床上,再倒帶重新看一次,我一邊看一邊打手槍,這次我射精的時候,幾乎射到我的脖子上。

「叮噹…叮噹…」門鈴響了,我跳起了,穿上一些衣服跑去開門。

「連先生嗎?」門外站了一個年輕人。

「是的」我答道。

「我們是來裝微波連線的。」他說道。

「什麼?」我奇怪地問道。

「微波衛星連線,是連太太要我們裝的,這樣可以讓你看到旅館的實況轉播。」

「鈴…」電話又響了起來。

「小連,我準備了微波連線,這樣你就不會錯過房間發生的任何事情,這要花不少錢,但是還好你付得起!」小珍說完立刻掛掉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