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大律師-張丹璇

阿光將早已蓄勢待發的巨炮也已架上了張丹璇濕漉漉的花苞入口,肉棒重新插入了張丹璇的小蜜壺,這次肉棒一插到底,堅挺昂立的神具已如離弦之箭直貫而入,直接插到張丹璇的花芯,張丹璇嬌羞萬般,玉體嬌軀輕顫,柔美的玉腿緊緊夾住那「蓬門」中的大肉棒,美女新娘要用瘋狂的作愛來迎接生命中第一個男人。

「……啊……唔……嗯嗯……」情慾迷離的張丹璇突然覺得一條異常粗大的肉棒帶著雷霆萬鈞之勢刺入了自己體內,窄小溫熱的寶徑內瞬間被撐塞漲滿,晶瑩潔白的胴體一陣的顫抖、抽搐,美妙結實的雙腿痙攣著緊緊夾在了一起。阿光感受到了張丹璇花徑的緊窄和火熱,阿光向前猛力一頂,巨大的龜頭順著嫩滑的幽徑直入到極品花苞的盡頭,一口吻在了同樣嬌柔的花芯上。接著,阿光搖動起腰臀,令肉棒在緊迫狹長的玉徑中旋轉研磨起來。

體內灼熱的巨棒快速地抽動著,強烈的摩擦使張丹璇嬌嫩的花房玉壁一陣陣的擴張、收縮,張丹璇蕩漾的春情終於也如潮水般氾濫,一漲一退起來。「啊…

…唔……啊……「聲聲的嬌喘不斷的自張丹璇口中傳出,又是羞澀又是哀怨的呻吟清晰地迴盪在房間裡,她迷失於茫然無邊的慾海中。

廣州第一美女張丹璇的情慾已被阿光完全挑起,軟語呻吟之間,谷中春泉又不斷潺潺流出,纖腰更是前後不住挺送,迎合著兩人的攻勢。兩人在新娘的婚床上開始了一場驚天地、泣鬼神的性愛……

阿光像一匹脫韁的野馬,不停地在張丹璇修長胴體上馳騁著;又如亂蝶狂蜂,只向她花苞深處的花心去採!像頭野獸在她嬌軀上肆意地發洩著,雙手搓捏著小丹璇的玉峰,肉棒疾抽緩插,記記皆重重撞擊著她的臀肉。

「唔」張丹璇芳心嬌羞欲醉,她覺得一條又硬又大、又燙又長的肉棍逐漸插進自己的玉體內,隨著阿光一陣猛力的挺送,粗大的陽具直挺進張丹璇的花徑深處,「啊」阿光感到自己的肉棒完全頂進了張丹璇的小蜜壺,佔領了那幽深火熱而緊窄嬌小的少女花徑的每一分空間。在張丹璇美眸珠淚漣漣的注視下,一陣短暫的靜默後,他在緊窄嬌小的柔嫩小蜜壺中迅速抽動挺送起來。

阿光的雄軀在張丹璇美麗胴體上聳動著,肉棒在那異常緊窄嬌小的幽深小蜜壺內抽插,而張丹璇則在他身下嬌羞地蠕動著雪白如玉的胴體,欲拒還迎,鮮紅嬌艷的櫻桃小嘴微張著,嬌啼輕哼、嚶嚶嬌喘。突然他俯身含住充血硬挺勃起的嫣紅草莓,舌頭輕輕捲住柔嫩櫻桃一陣狂吮,一隻手握住另一隻顫巍巍嬌挺柔軟的雪白椒乳揉搓起來。

張丹璇柳眉微皺,貝齒輕咬,嬌靨暈紅,桃腮羞紅似火,在那根粗大肉棒逐漸深入雪白無瑕美麗玉體的過程中,一陣令人頭暈目眩的強烈快感刺激湧生,清雅麗人急促地嬌喘呻吟,嬌啼婉轉。在阿光的姦淫蹂躪中,張丹璇情難自禁地蠕動,嬌喘回應著,一雙嬌滑秀長的玉腿時而輕舉、時而平放,盤在他腰後,隨著肉棒的每一下插入抽出而迎合地緊夾輕抬。艷比花嬌的美麗秀靨麗色嬌暈如火,櫻唇微張,嬌啼婉轉、呻吟狂喘著,一雙柔軟雪白的如藕玉臂緊緊抱住阿光寬闊的雙肩,如蔥般秀美可愛的如玉小手緊緊地摳進肌肉裡,奮力承受阿光的雨露滋潤。

阿光那火棒也似的肉棍在蜜穴進進出出,滾滾熱氣自下身中傳來,擴及全身,在張丹璇雪白耀眼的美艷胴體上抹了層層紅霞,身子不由自主地顫動,胸前高挺堅實的玉峰,波濤般的起伏跳動,幻出了柔美洶湧的乳波,身上沁出香汗點點如雨,混雜在中人欲醉、撩人心魂的愛液微薰,如泣如訴的嬌吟床聲中。男狂女媚,啪啪一連串急促的肉擊聲喘息聲呻吟聲,兩人身子幌動的更加厲害,香汗飛濺,異香瀰漫,房間內呻吟嬌喘聲撩人陣陣,旖旎春色瀰漫了整間睡房。

張丹璇艷比花嬌的美麗秀靨麗色嬌暈如火,芳心嬌羞萬般,一雙柔軟雪白的如藕玉臂羞羞答答地緊緊抱住阿光寬闊的雙肩,如蔥般的秀美可愛的如玉小手緊緊地摳進他的肌肉裡。他那粗壯無比的陽具越來越狂暴地刺入她幽深狹窄的嬌小花房,他的聳動抽插越來越劇烈,他那渾圓碩大的滾燙龜頭越來越深入張丹璇那火熱深遽的幽暗「花徑」內。

阿光用他那異於常人的巨大陽具,把胯下這個千嬌百媚的張丹璇的肉體和芳心都逐漸推向那銷魂蝕骨的肉慾高潮,淡雅如仙、美麗絕色、清純動人的高貴張丹璇那雪白平滑的玉腹也開始由顫抖、蠕動逐漸變成嬌羞地挺送、迎合……

張丹璇嬌羞無限地發現那根完全充實、脹滿著她緊窄「花徑」的巨大肉棒越來越深入她的花苞肉壁……一陣火熱銷魂的聳動之後,佳人發覺下身越來越濕潤、濡滑,她迷醉在那一陣陣強烈至極的插入、抽出所帶來的銷魂快感中,並隨著他的每一下進入、退出忘情地熱烈回應著、呻吟著,玉女芳心中僅剩下一陣陣的羞澀、迷醉。

隨著他越來越狂野、深入地抽動,張丹璇下身中最隱密、最幽深,從末有游客光臨的深遽「花徑」漸漸為他羞羞答答地綻放開每一分神密的「玉壁花肌」,他的肉棒狂野地分開佳人柔柔緊閉的嬌嫩無比的花唇,碩大渾圓的滾燙龜頭粗暴地擠進張丹璇嬌小緊窄的花園口,粗如兒臂的巨碩陽具分開花房膣壁內的粘膜嫩肉,深深地刺入那火熱幽暗的狹小花苞內。

粗碩滾燙的渾圓龜頭竟然刺入了那含羞綻放的嬌嫩「花蕊」--玉宮口,龜頭頂端的馬眼剛好牴觸在聖潔美麗的張丹璇下身最深處的「花芯」上,「啊……」

一聲羞答答的嬌啼,張丹璇經不住那強烈的刺激,一陣急促的嬌啼狂喘。

他的肉棒緊脹著張丹璇那鮮有遊客問津的蜜壺「花徑」,龜頭緊緊地頂住張丹璇下身花苞深處那含羞怯怯、嬌軟滑嫩的「花蕊」上。

一陣令人魂飛魄散的揉動,張丹璇一陣迷亂火熱地嬌喘:「哎……哎……嗯……哎……哎……唔……哎……哎……」佳人那柔若無骨、纖滑嬌軟的全身冰肌玉骨一陣陣情難自禁的痙攣、抽搐……下身花苞膣壁中的粘膜嫩肉更是死死地纏繞在那深深插入的粗大陽具上,一陣不能自制火熱地收縮、緊夾。

「啊……啊……啊……啊……」張丹璇感覺到在花房最深處的玉宮內一陣沖激,頓時嬌軀劇震,一雙雪臂緊箍住他的雙肩,一雙柔美纖長的雪滑玉腿緊緊夾住他的腰身,一陣陣難言而美妙地劇烈的痙攣、抽搐……

一對精光赤裸的「情侶」忘情地沉溺在肉慾淫海中合體交媾著,當又一波高潮來臨時,張丹璇一陣急促地嬌啼狂喘,「啊……啊……」

一聲淒艷哀婉的撩人嬌啼從春色無邊的室內傳出,她雪白晶瑩的嬌軟玉體猛地緊緊纏著阿光的身體,一陣令人窒息般的痙攣、哆嗦,櫻口一張,銀牙死命地咬進阿光肩頭的肌肉中,張丹璇體會到那令人欲仙欲死的交歡高潮。

他是天生的性機器,不知疲倦的高速運轉著,阿光加大了兩人身體間的壓力,肉棒不再回退,而是緊貼在張丹璇光滑的宮頸口上,阿光更加狂猛地在張丹璇那赤裸裸一絲不掛、柔若無骨的雪白玉體上聳動著……張丹璇歡呻艷吟著。她黛眉微皺、秀眸輕合、銀牙暗咬,不堪他的淫邪玩弄、挑逗刺激,嬌俏的小瑤鼻忍不住嬌哼出著「嗯……嗯……嗯……嗯……唔……唔……嗯……」

此時的阿光,耳聞胯下這千嬌百媚的張丹璇終於含春嬌啼,頓時如聞仙樂,心神一蕩,差點一洩如注,趕忙收懾心神,他不由得加重力道抽動那被她嬌小、緊窄異常的花徑肉壁緊緊箍住的肉棒,因為他發覺胯下張丹璇的花房內雖然有了分泌物的潤滑,沒有剛開始插入抽動時那樣困難,但不知什麼時候,那火熱濕濡、淫滑陣陣的花徑肉壁漸漸開始夾緊。

隨著他越來越重地在張丹璇窄小的花房內抽動、頂入,麗人那天生嬌小緊窄的花房花徑也越來越火熱滾燙、淫滑濕濡萬分,嫩滑的花房肉壁在粗壯的大肉棒的反覆摩擦下,不由自主地開始用力夾緊,敏感萬分、嬌嫩無比的花房黏膜火熱地緊緊纏繞在抽動、頂入的粗壯肉棒上。

他越來越沉重的抽插,也將張丹璇那哀婉撩人、斷斷續續的嬌啼呻吟抽插得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急促︰「……嗯……嗯……嗯……舒服……唔……嗯……嗯……唔……唔……嗯……唔……嗯……」

張丹璇完全不由自主地沉倫在那波濤洶湧的肉慾快感中,根本不知自己何時已開始無病呻吟,而且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哀婉悠揚、春意撩人,她只是星眸暗掩,秀眉輕皺,櫻唇微張地嬌啼聲聲,好一幅似難捺、似痛苦又似舒暢甜美的迷人嬌態。

阿光已是慾火狂升,不能自制,他覺得時機已成熟了,只見他一提下身,將肉棒向張丹璇那玄奧幽深、緊窄無比的火熱花徑深處狠狠一頂……正沉溺於慾海情焰中的美貌佳人張丹璇被他這一下又狠又猛地一頂,只感覺到他那巨大粗硬的肉棒深深地衝進自已玉體的極深處。

他碩大無朋、火熱滾燙的龜頭迅速地在她那早已敏感萬分、緊張至極的嬌羞期待著的「花芯」上一觸即退。

「唔……」只見張丹璇美妙誘人、柔若無骨的雪白玉體一陣緊張的律動、輕顫。她只感覺到,他巨大的龜頭在自己花房深處的「花芯」上一觸,立即引發她花房最幽深處那粒敏感至極、柔嫩濕滑萬分的「陰核」一陣難以抑制而又美妙難言的痙攣、抽搐,然後迅速地、不由自主地蔓延至全身冰肌玉骨。

只見她迷亂地用手猛地抓住他剛剛因將肉棒退出她花房而提起的屁股,雪白粉嫩的可愛小手上十根纖纖玉指痙攣似地抓進他肌肉裡,那十根冰雪透明般修長如筍的玉指與他那黝黑的屁股形成十分耀目的對比。而美貌動人的張丹璇那一雙修長優美、珠圓玉潤的嬌滑秀腿更是一陣痙攣緊夾住他的雙腿。

他又得意又詫異地低頭一看,只見身下這千嬌百媚的張丹璇那潔白如雪的平滑小腹和微微凸起的柔軟陰阜一陣急促地律動、抽搐。在張丹璇雪白平滑的小腹和陰阜一起一伏的狂亂顫抖中,只見麗人那濕漉漉、亮晶晶,玉潤無比的嫣紅玉溝中,因情動而微張的粉嘟嘟的嫣紅的「小肉孔」一陣無規律地律動,洩出一股乳白粘稠、晶瑩亮滑的玉女愛液,這股溫濕稠滑的液體流進她那微分的嫣紅玉溝,順著她的「玉溪」向下流去……羞郝難堪的靜默中,一股更令人難忍難捺的空虛、酸癢隨著她胴體痙攣的逐漸止息而又從那巨大的肉棒剛剛退出的花房深處「花芯」

中傳到她全身。張丹璇迷亂而不解地張開她那嫵媚多情的大眼睛,似無奈、似哀怨地望著那正在自己雪白的玉體上姦淫蹂躪的男人。

阿光抬頭看見她那秋水般的動人美眸,正含情脈脈、欲說還羞地望著他,似在埋怨他怎麼這時候「撤軍」,又似在無助而又嬌羞地期盼他早點「重遊花徑」。

阿光很快為身下的玉女變換了體位。他將張丹璇翻轉身,把她擺成跪伏的姿勢。他仔細地看著高高翹起的渾圓雪臀,用力地將臀瓣分開來,暴露出深藏在臀溝間的桃園。

「小丹璇,想試試背入式嗎?」

「噢」玉女表示同意阿光龜頭用力一挺……「唔……」千嬌百媚的美佳人張丹璇嬌羞地感覺到,阿光又大又硬的龜頭已套進了她嬌小緊窄的花園口。

阿光毫不猶豫地用力向張丹璇花房深處挺進,「哎……」美如天仙的張丹璇一聲羞赧地嬌啼。

彷彿久旱逢甘露一樣,張丹璇一絲不掛、美麗雪白的玉體在他身下一陣愉悅難捺的蠕動、輕顫……張丹璇芳心嬌羞地發現,這舊地重遊的「採花郎」彷彿又變得大了一圈,「它」更加充實,更加漲滿她嬌小的花房,她覺得背入式更令她陶醉。

她情難自禁地、嬌羞怯怯而又本能地微分玉腿,似在但心自己那天生緊小的「蓬門花徑」難容巨物,又似在對那舊地重遊的「侵入者」表示歡迎,並鼓勵著「它」繼續深入。張丹璇那嫵媚多情的秋水般的大眼睛無神地望著阿光,脈脈含羞地體會著他的肉棒在她體內的蠕動、深入。

張丹璇只覺那根完全充實脹滿著緊窄秘洞的巨大肉棒,越插竟然越深入花房肉壁內,一陣狂猛聳動之後,她發覺下身越來越濕潤、濡滑,隨著越來越狂野深入抽插,肉棒狂野地分開柔柔緊閉嬌嫩無比的陰唇,碩大渾圓的滾燙龜頭粗暴地擠進嬌小緊窄的花房口,分開花房膣壁內的粘膜嫩肉,深深地刺入那火熱幽暗的狹小花房內,竟然刺入了那含羞綻放的嬌嫩花蕊,龜頭頂端的馬眼剛好牴觸在上面。

一陣令人魂飛魄散的揉動,張丹璇經不住那強烈的刺激,一陣急促的嬌啼狂喘。柔若無骨、纖滑嬌軟的全身冰肌玉骨更是一陣陣情難自禁的痙攣、抽搐,下身花房膣壁中的粘膜嫩肉更是死死地纏繞在那深深插入的粗大陽具上,一陣不能自製火熱地收縮、緊夾。

肉正最狂野地衝刺、抽插著一陣陣痙攣收縮的花房,龜頭次次隨著猛烈插入的陽具的慣性衝入了緊小的玉宮口不一會兒,張丹璇那羞紅如火的麗靨瞬時變得蒼白如雪,嬌啼狂喘的櫻桃小嘴發出一聲聲令人血脈賁張、如癡如醉的急促哀婉的嬌啼。「哎」隨著一聲淒艷哀婉的銷魂嬌啼,窄小的玉宮口緊緊箍夾住滾燙碩大的渾圓龜頭,芳心立是一片暈眩,思維一陣空白,鮮紅誘人的柔嫩櫻唇一聲嬌媚婉轉的輕啼,終於爬上了男歡女愛的極樂巔峰。

阿光絲毫未曾顧及憐香惜玉,挺直身軀,直接伸手摟住張丹璇的嬌臀,用力朝自己懷里拉近,同時昂揚火熱,堅硬挺直的下體順勢直接挺入幽谷花莖深處……

阿光一手摟著張丹璇的肩頭,一手用力揉搓著她聖潔的玉峰,大力地在雪白的乳峰上造出觸目驚心的青色淤痕。他昂揚的下體在張丹璇美麗緊縮的幽谷中的抽插,帶動著張丹璇的身子一頓一頓的,這幅度不大的磨擦已經足以帶給他激烈的快感。他可以舒服地躺在床上,一邊享受著張丹璇的窄小而有彈性的幽谷花徑,一邊玩弄著她聖潔嬌挺的乳峰,更不時地逗弄峰頂上那挺立的雪山櫻桃。充分感受滑膩緊縮,豐潤嬌挺的觸感。

張丹璇盡情地感受輕柔婉轉,情致纏綿,那份繾綣深情是如何地銷魂蝕骨…

…,漸漸地,張丹璇心中又再次充滿了柔情婉轉,情慾暗生。同時阿光摩挲逗弄著她乳峰上櫻紅小葡萄的雙手,也可能由於本能地憐惜,慢慢地在減輕力度,只是輕輕地上下撥弄。一陣陣趐麻的感覺頓時傳遍了張丹璇的全身,她呼吸越來越急促,四肢酸軟無力,無助地盲目擺動著。

微張著已經逐步恢復紅潤的櫻唇,此時卻是被刺激地作不了聲,只是一個勁的低哼著。張丹璇修長的雙腿開始無意識地併攏,緊緊夾住阿光的腰身,雪白玉臀高高抬起,全力配合著阿光的動作,而那乾涸刺痛的幽谷花莖,漸漸又有暗潮滋生,原本痛徹心扉的傷痕逐步癒合,甚至微微感覺到些許異樣的快感正在蔓延。

阿光更加狂猛地在這清麗難言、美如天仙的絕色少女那赤裸裸一絲不掛、柔若無骨的雪白玉體上聳動著……他巨大的肉棒,在少女天生嬌小緊窄的蜜壺中更加粗暴地進進出出……肉慾狂瀾中的少女只感到那根粗大駭人的肉棒越來越狂野地向自己蜜壺深處衝刺,她羞赧地感覺到粗壯駭人的「它」越來越深入她的「幽徑」,越刺越深……芳心又羞又怕地感覺到我還在不斷加力頂入……滾燙的龜頭已漸漸深入體內的最幽深處。

隨著阿光越來越狂野地抽插,醜陋猙獰的巨棒漸漸地深入到她體內一個從未有「遊客」光臨過的全新而又玄妙、幽深的「玉宮」中去……在火熱淫邪的抽動頂入中,有好幾次張丹璇羞澀地感覺到我那碩大的滾燙龜頭好像觸頂到體內深處一個隱秘的不知名的但又令人感到酸麻刺激之極,幾欲呼吸頓止的「花蕊」上。

她不由自主地呻吟狂喘,嬌啼婉轉。聽見自己這一聲聲淫媚入骨的嬌喘呻吟也不由得嬌羞無限、麗靨暈紅。阿光肆無忌怛地姦淫強暴、蹂躪糟蹋著身下這個一絲不掛、柔若無骨的雪白肉體。憑著他高超的技巧和超人的持久力將張丹璇奸淫強暴得嬌啼婉轉、欲仙欲死。張丹璇則在他胯下蠕動著一絲不掛的赤裸玉體,狂熱地與他行雲布雨、交媾合體。

只見她狂熱地蠕動著赤裸裸一絲不掛的雪白胴體在他胯下抵死逢迎,嬌靨暈紅地婉轉承歡,千柔百順地含羞相就。這時兩人的身體交合處已經淫滑不堪,愛液滾滾。他的陰毛已完全濕透,而張丹璇那一片淡黑纖柔的陰毛中更加是春潮洶湧、玉露滾滾。從她玉溝中、蜜壺口一陣陣黏滑白濁的「浮汁」愛液已將她的陰毛濕成一團,那團淡黑柔卷的陰毛中濕滑滑、亮晶晶,誘人發狂。

阿光粗大硬碩的肉棒又狠又深地插入張丹璇體內,他的巨棒狂暴地撞開少女那天生嬌小的蜜壺口,在那緊窄的蜜壺「花徑」中橫衝直撞……巨棒的抽出頂入,將一股股乳白黏稠的愛液淫漿「擠」出她的「小肉孔」。巨棒不斷地深入「探索」

著張丹璇體內的最深處,在「它」凶狠粗暴的「衝刺」下,美艷絕倫、清秀靈慧的少女的蜜壺內最神秘聖潔、最玄奧幽深,從未有「物」觸及的嬌嫩無比、淫滑濕軟的「花宮玉壁」漸漸為「它」羞答答、嬌怯怯地綻放開來。

張丹璇整顆頭不停的左右搖擺,帶動如雲的秀髮有如瀑布般四散飛揚,張丹璇嬌軀奮力的迎合阿光的抽插,一陣陣的乳波臀浪,真有一股說不出的淫靡美感。

阿光又不失時機好好獎勵了她一番,他吻住張丹璇柔軟濕潤的鮮紅香唇,輕緩地柔吮著那飽滿、肉感的玉唇,又吻捲住她那羞答答的嬌滑蘭香舌,久久不放,直吻得張丹璇嬌軀連顫,瑤鼻輕哼。

阿光的嘴一路往下滑,吻住一粒稚嫩玉潤、嬌小可愛的嫣紅葡萄,一陣柔舔輕吮,吻了左邊,又吻右邊,然後一路下滑。

阿光一直將張丹璇吻吮、挑逗得嬌哼細喘,胴體輕顫,美眸迷離,桃腮暈紅如火,冰肌雪膚也漸漸開始灼熱起來,下身玉溝中已開始濕滑了,他這才抬起頭來,吻住美眸輕掩的張丹璇那嬌哼細喘的香唇一陣火熱濕吻。

阿光俯身吻住張丹璇那正狂亂地嬌啼狂喘的柔美鮮紅的香唇,企圖強闖玉關,但見張丹璇一陣本能地羞澀地銀牙輕咬,不讓阿光得逞之後,最終還是羞羞答答、含嬌怯怯地輕分玉齒,丁香暗吐,阿光舌頭火熱地捲住那嬌羞萬分、欲拒還迎的少女香舌,但覺檀口芳香,玉舌嫩滑、瓊漿甘甜。含住張丹璇那柔軟、小巧、玉嫩香甜的可愛舌尖,一陣淫邪地狂吻浪吮……張丹璇櫻桃小嘴被封,瑤鼻連連嬌哼,似抗議、似歡暢。

阿光粗暴地拔出肉棒,用力一頂,兇猛巨大的肉棒再一次衝破了重重的障礙,狠狠地向俏張丹璇菊蕾深處鑽去……一陣洶湧澎湃的痛楚把張丹璇拉回了現實,這時,阿光的肉棒已開始強力地抽動,毫不憐惜地向她發動了最殘酷暴虐的破壞,她只覺得下身疼痛如裂,像是快要被阿光的肉棒割成兩半似的;她絕望地搖起頭來,向阿光發出了楚楚可憐的求饒,一時間,散亂的秀髮在風中無助地甩動,豆大的淚珠和汗珠在夜空中飛散。

阿光在張丹璇的菊蕾內橫衝直撞,她的嫩肉緊緊地夾著他,每一下的抽、插、頂、撞,都要他付出比平常多幾倍的力量,但也帶給了他幾十倍的快感,這時,別說他聽不到她的求饒,就算聽到了,在這失控的情況下,他也不可能停下來,他只能一直的向前衝,不斷的沖、沖、沖、沖、沖、沖、沖……過得一會。

阿光見張丹璇掙扎不烈,已知她心意,腰間用力,大肉棒一寸一寸地向她的深處擠去……阿光的肉棒堅定地前進,很快的又插到了底,只覺張丹璇菊花蕾口的一圈嫩肉緊緊地住勒他的肉棒根部,那緊束的程度,甚至讓他感到痛楚,然而,那一圈嫩肉後面,卻是一片緊湊溫潤柔軟,美如仙景。他深吸了一口氣,把肉棒慢慢地抽後;這時,張丹璇雙手一緊,已抓住了他的手臂,指甲深深地陷入了他的肉中,臉上神色似痛非痛,似樂非樂。

大肉棒的進出已不像之前的艱澀,張丹璇只覺菊蕾痛楚慢慢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陣又酸又軟,撓人心煩的異常快感……

張丹璇高潮不斷,艷絕天人的俏張丹璇那雙醉人而神秘靈動的星眸此時半瞇著,長而微挑睫毛上下輕顫,柔和挺立的光潤鼻端微見汗澤,鼻翼開合,弧線優美的柔唇微張輕喘,如芷蘭般的幽香如春風般襲在阿光的臉上。

阿光耕耘得更加賣力,此時此刻,張丹璇芳心深處已被阿光完全挑起,興之所至,縱然理智尚在,卻已無法阻止本能的需索;菊蕾內外脹痛雖未全消,卻已被異樣的快感完全蓋過,下體暢快感如浪拍潮湧般撲來,舒服得她渾身發抖,頓時間,什麼羞恥、慚愧、尊嚴,全都丟到一旁了,不但不再求饒抗拒,還本能地聳起了豐臀,嘴中發出了鼓勵的呻吟……「阿光哥,再用力點。」張丹璇開口求歡,隨著阿光的急速挺動,佳人纖細的柳腰本能的輕微擺動,似迎還拒,嫩滑的花唇在顫抖中收放張丹璇感覺菊蕾一種很難形容,漲漲的,酥酥的滿足感。

阿光大舉抽送,他的攻勢也慢慢地展了開來,開始抽插起俏佳人又緊又熱的菊花蕾。很快就將張丹璇的情慾完全挑起,軟語呻吟之間,谷中春泉又不斷潺潺流出,纖腰更是前後不住挺送,迎合著阿光哥的攻勢。

「啊啊…好爽…好舒服…啊…不要停…」張丹璇已情到了極處,爽的神魂顛倒。

張丹璇感到後庭谷道都被塞的滿滿的,巨棒在身體內抽送著,佳人彷彿置身仙境,一道又一道無法言喻的快感震撼著她每一寸肌膚,她痛快的發出驚天動地的浪叫,連續達到前所未有的高潮。

阿光一手壓住她的粉背,一手扶住著她纖腰,壓得張丹璇一雙玉臂根本撐不住床,只有隆臀高高挺起,迎上阿光在她菊蕾內一下接著一下的大力抽送。

阿光也在張丹璇菊蕾深處瘋狂抽插,放開架子,使出渾身解數,感受佳人逐漸產生快感的同時自己也享受著佳人那美妙後庭,嬌嫩菊花蕾所帶給他的欲仙欲死,飄飄然,如登仙境的高潮餘韻,突然機伶伶的一個冷戰,阿光發出了一聲野獸般的怒吼,同時,肉棒向張丹璇的深處急衝;迷糊間,佳人只覺得身體裡那可怕的東西突然震動了起來,一縮一脹間,一股股的熱流噴進了她的菊蕾深處。

菊蕾深處被阿光陽精一衝,張丹璇也到達高潮,她婉轉呻吟,在與阿光哥共赴巫山下,攀上了一次又一次的快樂高峰。

阿光從佳人菊蕾拔出肉棒,讓佳人正面躺在床上,分開佳人玉胯,再次將兵器插入張丹璇的花苞。

阿光一隻手摟住玉女嬌軟纖滑的細腰,手掌握住少女一隻怒聳玉乳,指尖輕夾著那一粒稚嫩硬挺、嬌羞可愛的動人乳頭揉搓、輕撥,一隻手輕撫著張丹璇玉滑光潔的雪臀和那細滑晶瑩的柔美玉背……

阿光下身一下比一下有力地向張丹璇的玉胯” 進攻” 著,逐漸加快了節奏……

清純可人的玉女楚楚含羞地隨著那越來越高燃的慾火,蠕動著配合阿光的陽具在她花房內的進入、抽出……

一陣雲雨交歡、顛鸞倒鳳,只見小小的合歡床上兩具一絲不掛的肉體翻滾交合、纏繞交媾……

一對瘋狂的男女捨死忘生地淫亂交配、瘋狂合體……

阿光在張丹璇那淫滑不堪的花房內抽插了近五百下後,一次急促地低呼,只見阿光迅速地從玉女的花房中抽出陰莖,然後又迅猛有力地向張丹璇的花房深處刺進去

張丹璇欲仙欲死地嬌啼婉轉,淫媚入骨的淫呻艷吟,早就已經接近於崩潰的邊緣,由於有了前交媾合體的的經驗,她羞澀地知道這是阿光最後也是最銷魂的一刺了……

張丹璇嬌羞而迫切地用力向後一送光潔玉美的柔嫩雪臀……

阿光深深地插進張丹璇嬌小緊窄的花房深處,碩大渾圓的滾燙龜頭直頂到張丹璇的花房最底部……,頂在那含羞綻放的柔嫩” 花蕊” --陰核上,一陣跳動,” 唔……” 再次與男人合體交媾,再次嘗到了那銷魂蝕骨的快感,爬上了男歡女愛的高峰,領略了那欲仙欲死的肉慾高潮,一個剛剛處女破身,一個清純可人的嬌羞玉女的身心都再已受不了那強烈至極的肉體刺激,張丹璇終於昏暈過去了,進入男女合體交歡、猶如” 小死” 的最高境界……

經過這一番狂熱強烈的抽插、頂入,阿光早就已經欲崩欲射了,再給她剛才這一聲哀艷淒婉的嬌啼,以及她在交歡的極樂高潮中時,下身花房膣壁內的嫩肉狠命地收縮、緊夾……,弄得心魂俱震,阿光迅速地再一次抽出碩大滾燙的火熱陽具,一手摟住張丹璇俏美渾圓的白嫩雪臀,一手緊緊摟住清純玉女柔若無骨、盈盈一握的纖纖細腰,下身又狠又深地向張丹璇的玉胯中猛插進去……

粗大的陽具帶著一股野性般的佔有和征服的狂熱,火熱地刺進張丹璇的花房,直插進玉女早已淫滑不堪、嬌嫩狹窄的火熱花房膣壁內,直到” 花心” 深處,頂住那蓓蕾初綻般嬌羞怯怯的稚嫩陰核……

碩大渾圓的滾燙龜頭死命地頂住玉女的陰核一陣令人欲仙欲死地揉磨、跳動……

一股又濃又燙的粘稠的陽精淋淋漓漓地射在那飢渴萬分、稚嫩嬌滑、羞答答的陰核上,直射入張丹璇幽暗、深遽的玉宮內……

這最後的狠命一刺,以及那濃濃的陽精滾燙地澆在張丹璇的嬌嫩陰核上,終於把美貌誘人的張丹璇澆醒……

被那火燙的陽精在張丹璇最敏感的性神經中樞上一激,清純嬌美的可愛玉女再次” 哎--” 的一聲嬌啼,修長雪白的優美玉腿猛地高高揚起、僵直……,最後又酥軟嬌癱地盤在他股後,一雙柔軟雪白的纖秀玉臂也痙攣般緊緊抱住阿光的肩膀,十根羊蔥白玉般的纖纖素指也深深挖進他肩頭,被欲焰和玉女的嬌羞燒得火紅的俏臉也迷亂而羞澀地埋進阿光胸前……

那一絲不掛、柔若無骨、雪白嬌軟的玉體一陣電擊般的輕顫,從” 花心” 深處的玉宮猛射出一股寶貴神秘、羞澀萬分的玉女陰精玉液……

洶湧的陰精玉液浸濕了那雖已” 鞠躬盡瘁” ,但仍然還硬硬地緊脹著她緊窄花房的陽具,並漸漸流出花房口,流出” 玉溪” ,濕濡了一大片潔白的床單……

「我愛你,我要永遠做你的女人。」

當晚阿光與心中的女神--張丹璇共作愛十次,才摟著佳人赤裸的胴體一起進入夢鄉…………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