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大律師-張丹璇

淫獸爆爽到了極點,張丹璇,這位昔日的校花,今朝開苞價五百萬的廣州第一美女,是他心目中尊貴的公主,貞潔的女神,現在正被他盡情奶交。

當那一波又一波從玉乳的乳頭尖上傳來的如電麻般的刺激流遍了全身,從上身傳向下體,直透進下身深處,刺激得那敏感而稚嫩的羞澀「花宮」深處的「花蕊」,處女陰核一陣陣痙攣,美艷嬌羞、清純秀麗的張丹璇不由自主地嬌吟聲聲:

「唔……唔……啊……唔…唔…唔……啊……唔……嗯…嗯……唔…唔…唔……嗯……哎……」

「小丹璇,用嘴含我的肉棒。」淫獸快樂地嚎叫著,

羞澀的律師沒有響應他的邀請,淫獸也沒強迫,他快樂地抽插著,身下的美女律師不斷輕聲嬌呻艷吟,阿光幾乎控制不住自己的精關,他不想將自己今晚的頭等精液浪費在美女律師的玉峰花蕾上,他停止了抽插。

淫獸的停頓似乎反而令張丹璇慾火難熬,秀麗清純、嬌羞可人的佳人那晶瑩剔透的雪肌玉膚閃爍著象牙般的光暈,線條柔美的雪白胴體婉如一朵出水芙蓉、凝脂雪蓮,她張開櫻桃小口喘著氣,迷離的目光看著淫獸的大雕,似乎在鼓勵男人繼續作業。

「小丹璇,很想我的精液灑在你這對玉峰上吧。不過我想讓我今晚的頭等精液先餵飽你的花房。」

「阿光,饒了我吧,我不想失身,你如果喜歡,打完奶炮走吧。」

「小騷貨,要我的精液可以求我,何必拐彎抹角。」

說著將肉棒頂在丹璇的紅唇上,丹璇既沒有扭頭逃避,也沒有張開檀口,阿光的肉棒在美女律師的紅唇上摩擦著,

「小騷貨,喜歡我的肉棒嗎?」

這次張丹璇沒有回答他,聰明的她知道只要自己一張口說話男人的陰莖將會順勢插入她的玉口。淫獸沒有強迫她,他將肉棒重新頂在她的內褲襠部。

此時張丹璇感覺藥力已過,她努力掙扎著,試圖將臭男人掀離她的身體,但她的努力毫無用處,相反,由於極力掙扎,她的玉腿分得更開,她的香臀挺動引起她褲內的花唇不斷摩擦他勃起的肉棒,給淫獸更大的快感。

「小丹璇,上面的兩座奶頭山快活了,是不是下面的小蜜壺嫉妒了,你可以求我幫你脫了內褲。」

「不,不要。」

張丹璇急了,她不想失去這最後的女性尊嚴,但花唇隔著內褲與男人的肉棒不斷摩擦令張丹璇也興奮不已,開始她認為只是淫獸的肉棒在摩擦自己的花唇,在自己的花園口移動,接著她感受到自己女性的禁地產生一種奇妙的快感,她感到口乾舌燥,花園口一陣燥熱。

她的反抗更加弱了,甚至她拒絕反抗,迎合著身子的奇妙快感。她的呼吸更加急促,她的酥胸更加起伏,她緊閉迷人的大眼和小巧的櫻唇,默默地和體內的慾火抗爭著,她意識到現在發生了什麼,這是二十三年生命裡第一次情慾,她的潛意識已背叛了二十三年的矜持,眼前這個邪惡的男人可以輕易將自己的肉體征服。

阿光將張丹璇的玉腿分開,將頭埋入美女律師的雙腿間,舌尖先舔張丹璇的圓潤玉臍,接著靈巧的舌頭想張丹璇的玉腹舔、掃,最後一張大嘴正好落在張丹璇內褲的襠部。他邪惡地伸出舌頭,開始溫柔地侵犯美女玉胯兩側的玉腿內側。

張丹璇把持不住,開始呻吟,淫獸在她大腿內側舔掃一陣後隔著內褲襠部開始狂舔張丹璇的花園口。

「啊,不要。」

一個冰清玉潔、稚嫩嬌羞的清純處女哪堪他這樣多管齊下地撩撥、挑逗,張丹璇秀美嬌翹的小瑤鼻的喘息聲越來越變得急促起來,柔美鮮紅的小嘴終於忍不住那一波又一波強烈的電麻般的肉體刺激而嬌哼出聲……強烈的刺激令美麗性感的新娘更高聲歡吟。

淫獸越來越興奮,用手指撩開美女律師的三角褲邊緣,把手貼著佳人柔嫩嬌滑的肌膚伸進廣州第一美女的內褲中撫摸起來……。

張丹璇的柳腰猛的一挺,修長玉滑的粉腿猛地一夾,把內褲中游動的手緊緊地夾在了下身中,也許是由於害怕、羞澀,也許是由於緊張、刺激……

他的手就這樣在美女律師的內褲裡撩逗著秀麗嬌羞的清純玉女那光溜的芳草地。

由於早已被壓得酸軟無力,又不敢大聲喊叫,張丹璇終於絕望了,不得不屈服。張丹璇那晶瑩雪白得近似透明的如織纖腰盈盈僅堪一握,柔美萬分、雪白平滑的嬌軟小腹下,透過半透明的內褲能看見一蓬淡黑的陰影……。

兩條修長嬌滑的雪白玉腿含羞緊夾,庶住了「花谷」中那一片醉人的春色…

一雙玉滑細削的粉圓小腿下一對骨肉勻婷、柔肉無骨的渾圓足踝……。

淫獸插在美女律師內褲中的手輕撫著玉女那柔軟細滑的處女玉腹,輕捻著那上面柔柔捲曲、細軟纖滑的佳人芳草,不一會兒,又順著柔軟微凸的處女陰阜上那條嬌滑玉嫩的處女玉溝向張丹璇的神聖深處滑去……。

淫獸的手指在張丹璇那濕滑的玉溝中划動著、輕擦著……。漸漸接近了處女那神密聖潔的花園口,那裡已是一片濕潤、淫滑……

淫獸的手指沿著佳人的花園口邊上那玉嫩淫滑的花唇一圈圈打著轉的撫弄著、撩逗著……

張丹璇秀美嬌翹的小瑤鼻的喘息聲越來越變得急促起來,柔美鮮紅的小嘴終於忍不住那一波又一波強烈的電麻般的肉體刺激而嬌哼出聲……

「嗯……唔……唔……嗯……」

淫獸盡情地飽覽著張丹璇修長曼妙的身體曲柔軟嬌嫩的朱唇略略張開,張丹璇露出那一排整齊潔白的皓齒,顯得嬌媚無比。

白皙光滑的細嫩肌膚和嬌艷動人的美麗容貌。

當淫獸的兩根手指輕輕捏住玉女那敏感萬分、嬌滑柔嫩的珍珠揉弄輕搓時,

「啊!~」一聲迷亂狂熱而又羞答答的嬌喘,

張丹璇玉體慾火如焚,那下身深處的幽徑越來越感到一陣強烈的空虛和酥癢,一股渴望被充實、被填滿、被緊脹,被男人猛烈佔有、更直接強烈地肉體刺激的原始生理衝動佔據了腦海的一切思維空間。

張丹璇芳心慾念高熾,但又嬌羞萬般,只見張丹璇那秀美的嬌靨因熊熊的肉慾淫火和羞澀而脹得火紅一片,玉嫩嬌滑的粉臉燙得如沸水一樣,含羞輕掩的美眸半睜半閉。 淫獸手中夾著美女律師越來越淫滑不堪、因充血而勃起硬挺的珍珠,嘴中含著佳人玉滑嬌美的紅櫻桃,鼻中聞著佳人那如蘭似麝和處女體香,耳中又聽到美女律師那越來越火熱淫蕩的嬌喘呻吟,眼中又看見張丹璇那因慾火燒得通紅的嬌靨上含羞脈脈的如星麗眸,知道這天姿國色的絕代佳人、嬌羞清純的可愛玉女、千嬌百媚的絕色尤物已經慾火焚身了……。

「小丹璇,要不要將內褲脫了,你會更快樂。」

「不要。」

美女律師的拒絕聲輕得幾乎連她自己都聽不見。淫獸滿意足地肆意遊覽著張丹璇那凝脂白玉般的酥胸嫩乳,迷失在激情之中的張丹璇除了聲聲的嬌吟外,全身酥軟,再無別的力氣阻撓,任由自己的冰肌玉膚,聖潔玉體被淫獸蹂躪。 淫獸玩得很盡興,嘴則在張丹璇粉紅色的櫻桃上玩著遊戲,輕咬、用舌頭圍著尖端繞圈圈。張丹璇則無力地將頭歇在淫獸的左肩,在他耳朵旁輕輕的哼著,嬌喘連連;像在讚許淫獸做的這一切。

他稍使了點力搓揉,張丹璇就發出蕩人心弦的歡叫聲。淫獸舒服地吻著她的紅櫻桃,

「小丹璇,現在告訴我你是不是個隨便的女孩。」

淫獸此時以一種全新的心態再次飽覽張丹璇聖潔無暇的嬌軀玉體,只覺腦中微感暈眩,熱血沸騰。眼前呈現出來的胴體,其飄逸出塵、玉潔冰清之處,固不待言,而令人驚歎嚮往之處,更在那纖纖合度的身段,襯托一對雪玉凝脂的玉乳,搭配著水滑圓潤的香肩,低垂著嬌媚羞紅的秀頸,柔美到了渾然天成的地步。玉質肌膚下蘊藏著淡淡的嫣紅,不但流露在張丹璇嬌嫩的於體上,也融入了她嬌美的羞赧容顏。無復平時的聖潔玉姿,卻更具蕩人心魄的銷魂媚惑!

淫獸一陣淫笑,將透明的內褲輕輕一拉,張丹璇的黑森林已暴露,她的芳草地烏黑、細密,十分整齊。

「丹璇,想不到你的芳草地整理得如此整齊。」

美女律師羞得雙頰通紅,她感覺到淫獸的色手已在踐踏自己的芳草地,如果內褲繼續被拉下,她神秘的女性禁地就會暴露。張丹璇兩條修長嬌滑的雪白玉腿含羞緊夾,庶住了「花谷」中那一片醉人的春色……

男人的舌尖先舔張丹璇的圓潤玉臍,接著靈巧的舌頭向她的玉腹舔、掃,最後臭嘴在張丹璇的芳草地撒野,的芳草地撒野,臭嘴封住了她的芳草地,邪惡的舌頭對她的芳草一陣狂捲、狂舔,張丹璇感到莫名的快樂,她盡量分開玉腿,含羞承歡,她那渾圓細削的優美玉腿盡情的抬高,她甚至希望男人的舌頭能沿著芳草地繼續往下。淫獸的手越過平滑嬌嫩的柔軟小腹,伸進了張丹璇那一蓬淡黑的柔柔陰毛內,他的手指就在張丹璇那纖軟微卷的柔美陰毛中淫邪地撫弄著……

淫獸的舌尖在張丹璇的芳草地不斷掃、涼,儘管男人的舌尖還沒挑逗自己的桃源,張丹璇已經把持不住,一雙修長的玉腿,更是情不自禁地揩摩不休,似阻似放,任由幽谷之中的波濤點點濺出,愈發誘人。

「喔喔……」

無意識地發出陶醉的聲音,張丹璇苗條的身體搖搖晃晃,花谷裡充盈的蜜液已經使小蜜壺徹底濕潤。

淫獸似乎瞭解美女律師的要求,

「丹璇,將內褲全脫了吧。」

她的內褲被繼續下拉,准新娘很配合地抬起玉臀,小內褲沿著她的玉臀、粉腿滑落至玉足,淫獸將她的內褲扔到地上,張丹璇那羊脂白玉般晶瑩剔透的玉肌雪膚終於一絲不掛了…

被突破了最後的防線,張丹璇從未被外人知曉的神秘花園已暴露。那雪白渾圓的山丘、淡紅鮮嫩的花蕾和烏黑茂密的矮樹林,全都一覽無遺,簡單的色彩構成了人體上最優美、最吸引的名畫。張丹璇一絲不掛地裸露在了淫獸的面前,極品美女的三角地帶風光盡現。

淫獸坐在床邊細細品位著美女的胴體,只見張丹璇皮膚細嫩,白淨,酷似玉脂,骨肉勻稱,浮凸畢現,曲線特美,豐腴的後背,圓實的肩頭,性感十足,兩條胳膊,滑膩光潔,如同兩斷玉藕。脖頸圓長宛若白雪,圓圓的臉蛋掛著天真的稚氣,淡如遠山的柳眉下,一對水汪汪的大眼,泛著動人的秋波,紅嫩的嘴唇,像掛滿枝頭的鮮桃,誰見了都要咬上一口。

她渾身散發著少女的溫馨和迷人的芬香,縷縷絲絲地進了淫獸的鼻孔,撩撥著淫獸那陽剛盛旺的心弦。張丹璇的雙乳高而挺,似兩座對峙的山峰,遙相呼應,玉峰頂兩顆淺褐色的乳頭紅潤透亮。兩座玉峰之間一道深深的峽峪,下面是一漫平川的、柔軟的腹部,張丹璇的三角禁區白光閃亮,粉紅的兩腿間,蓬門洞開,蜂珠激張,張丹璇的芳草烏黑捲曲,有條不紊地排列在小丘上,一顆突出的玉蚌,高懸在花瓣的頂端,細腰盈盈,身材豐滿,一雙玉腿粉妝王琢,柔細光滑,十分迷人。

張丹璇羞澀地併攏雙腿,不讓淫獸觀賞她的桃源勝地,而淫獸也沒有用強。

「小丹璇,將雙腿分開吧。」

此時的張丹璇已春潮翻滾,慾海橫流,她非常聽話地打開雙腿,迎接淫獸的視奸,張丹璇美麗的芳草地盡頭是任何男人夢寐以求的桃源勝地,上下兩片花唇緊守著她的蜜壺入口,兩片花唇嬌嫩欲滴,含苞待放,兩片花唇的中間是一條美麗的細縫,緊緊地閉合著,應該還沒有被男人用過,淫獸高興他夢寐以求的女神還是「蓬門今始為君開」的聖潔處女。

淫獸欣賞著玉女的胴體,那一身如雪玉般晶瑩的肌膚,滑膩細緻得像剝了殼的熟蛋似的,胸前那一雙玉峰雪白圓潤,配上那兩顆鮮紅色的乳頭,活像是在傲雪中怒放的紅梅,那神秘的下體顯得更清晰、更耀目,粉紅嬌艷像是未曾緣客一掃的花徑,然而,那盛放的形狀和晶光閃爍的露水,卻又似是雲雨深深的巫山,引人遐思,扣人心弦……他雖然御女無數,像張丹璇如此動人的玉體,卻是首見。

張丹璇秀目緊閉,性感的鼻孔裡透出激情燃燒的呼吸,她幾乎已不能控制自己的情慾,矜持的美女律師下意識地摟住淫獸的脖子,因為張丹璇一雙玉腿的極度張開,玉腿根部原本就已白皙菲薄的細嫩肌膚幾乎呈現半透明狀,阿光將頭一直湊到了張丹璇的兩腿之間,用帶面頰摩擦著玉腿內側光潔玉潤、吹彈得破的肌膚,體會那一分凝脂般的溫軟和膩滑。他的嘴沿著一雙玉腿間柔滑的曲線來回逡巡,最終停在了張丹璇玉腿盡頭誘人的峽谷前。他愛憐地望著張丹璇嬌貴細嫩的神秘花園,俯下身去輕輕的舔吻起來……

「啊……」

這可是神聖的處女禁地,哪禁得起淫獸如此挑逗,

「阿光…啊…這裡……不要。」

淫獸的臭嘴封住美女律師的桃源勝地。

阿光的舌頭如影隨行的游動在張丹璇豐美細嫩的大陰唇上,牙齒找到了待放花蕾一樣的粉嫩珍珠輕輕的嚙咬起來。張丹璇嬌軀最敏感的部位上產生的電流,一股接著一股傳遍了全身的每一個角落。張丹璇也感覺到了,自己那從未為男人開放的幽谷當中,此刻已是濕滑無比,一波波的黏稠津液,正逐漸逐漸地滑了出去。張丹璇開始細巧的呻吟,如夢的媚眼半睜半閉間水光晶瑩。

淫獸的嘴暫時離開她的花園口,靈巧的舌尖對她敏感的玉腿內側進行輕掃,此時的美女律師已芳心欲醉、玉體嬌酥、花靨暈紅,張丹璇快樂地扭動玉臀,配合著淫獸的愛撫。阿光發現准新娘的花瓣開始濕潤,他適時將舌尖送到張丹璇的花唇,輪流對張丹璇上下兩片花唇進行輕舔,淫獸對美女花唇的愛撫是那麼無微不至,他熟練地侍侯著張丹璇的花溝玉溪。

「啊……不要……嗚……」張丹璇繼續嬌呻艷吟,

突然阿光的臭嘴含住張丹璇花唇頂端的珍珠,那是女性最敏感的陰蒂,引來張丹璇更高聲的歡叫,花房內大量蜜水涓涓而出,被阿光全部吸入口中,美女的蜜水是那麼的清醇、甘美,令淫獸回味無窮。 廣州第一美女不停「咿啊」歡叫,粉臀玉股不停的上下篩動,迎合著淫獸的情人般的愛撫。

張丹璇幾乎要徹底向眼前的淫獸投降,她的思緒裡突然閃現出朱羅,她意識到她將不可能保留處子身,一切都將結束,被一個粗暴的淫獸姦污的命運已不可改變。那個淫獸只將她作為性工具,沒有愛情,但這個淫獸在征服她的肉體,奪走她的處子身之前已徹底征服了她的靈魂。

張丹璇的內心在吶喊:「朱羅,親愛的,你在哪,一個淫獸正在姦污你的未婚妻。」

她後悔,後悔和朱羅戀愛五年卻沒有將自己最珍貴的處女貞操獻給自己的摯愛,她有無數次機會和朱羅作愛,尤其是上星期朱羅的生日,他已主動求歡,如果她的反抗再弱哪怕一點點,她和朱羅就可以盡情享受魚歡之樂,她痛恨自己,同樣一絲不掛玉體橫陳在淫獸面前,同樣無法改變被淫獸姦污。

如果在此之前處子身已獻給朱羅,張丹璇的內心會好受些,同樣淫獸的快感也會少很多,可惜她此時後悔已太晚,淫獸已獲取了她的初吻,也享受對她玉峰、花苞的初摸,接下來淫獸會毫不猶豫姦污她的處女身,捅破她的處子象徵--處女膜,享用她張丹璇的人生初歡。甚至她的口交第一次、菊蕾初次都活被淫獸全部佔有。

淫獸靈活的舌頭不停的在張丹璇花園口及股溝間不住的遊走,時而含住那粉紅色的豆蔻啾啾吸吮,或用舌頭輕輕舔舐,甚至將舌頭伸入張丹璇神聖的蓬門內不停的攪動,時而移到那淡紅色的菊花蕾處緩緩舔吻,一股淡淡的尿騷味夾雜著張丹璇的體香,真可說是五味雜陳,更刺激得淫獸更加狂亂,口中的動作不自覺的加快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