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姦傳奇《美麗人妻》

張健自小父母雙亡,由爺爺奶奶帶大,在爺爺奶奶的溺愛下,張健吃喝嫖賭抽樣樣都會,還認識了一幫不良份子,20大幾的人了,成天泡在網吧,不找工作。

爺爺奶奶看在眼裡,急在心裡,成天教育他,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你看對門的許峰怎麼怎麼怎麼………

許峰是張健對門的鄰居,與張健不同的是,許峰從小就上勁好學,年年考試都第一,長大之後,又當上了醫生。也許是許峰從小就處處勝過張健,所以張健一直看許峰不順眼,在上學的時候,背著爺爺奶奶,經常欺負許峰,而許峰,每一次被欺負,都會向張健的爺爺奶奶告狀,搞的兩人從小關係就很差,不過許峰,到底是個懂事的人,從小到大,都對張健的爺爺奶奶很尊重。

張健在網吧,泡了三天三夜,疲倦不堪的回到家裡,爺爺奶奶對張健的這種失蹤,早就習慣了,所有只是象徵性的說了他幾句。張健不耐煩的敷衍了一會,倒床就睡。

第3天中午,張健才醒來,他是被一連串的炮仗聲吵醒。

張健睡眼朦朧的站起來,來到窗邊往樓下看,原來,是有人結婚,把新娘迎進門,正好新郎抱著新娘往樓上走,張健一看,這不是許峰嗎?

張健趕緊跑到許峰家門口,堵著門,準備討點喜煙,不拿白不拿。

新郎抱著新娘,領著浩浩蕩蕩的人群來到樓上。

許峰老遠就看見張健對著自己傻笑,他嘆了口氣。

張健:哎呦!結婚了!恭喜啊!你也不通知我一下!

張健一臉壞笑的對許峰說。

許峰:一週前我就給你發了請帖了。

許峰向身後的伴郎說了些什麼。

伴郎急忙跑到許峰面前,拿出了一條香煙給張健,張健拿著煙,笑的合不攏嘴,但是更讓他合不攏嘴的是,他看見了許峰抱著的新娘,那叫一個美啊!新娘長的太他媽的像鐘嘉欣了。

新娘見張健還堵在門口,她眨著大大的眼睛,對許峰說:老公,還不進去嗎?

張健一聽這聲音,他媽的!太淫蕩了!

張健識相的閃開,許峰抱著新娘,領著浩浩蕩蕩的人群進家了。

…………

當晚,張健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滿腦子想的都是許峰老婆的裸體,和淫蕩的叫床聲,好不容易睡著了,夢裡夢見,此刻,許峰的老婆脫得一絲不掛,分開兩條腿,指著自己的陰道對張健說:張健,快近來嘛!

張健大叫一聲,端著自己黑乎乎的老二,就往許峰老婆的陰道里插,裡面的快感,讓張健沒幾下就射了。

早上醒來,張健還意猶未盡的回想著那個香豔的春夢。

張健東打聽西打聽的,具體上把這個新娘的來歷弄的差不多明白了。

新娘叫顧婷,今年23歲,是許峰同一家醫院的同事,是個護士,兩人談了快兩年的戀愛,今年才結婚。(因為這些年,張健都是天天泡在網吧,回家就睡覺,所以從沒發現過顧婷)

張健經常會站在陽台,往隔壁許峰家的陽台看,看掛在陽台的各式各樣的女式內衣褲,有時候能看見顧婷穿著睡衣去陽台收衣服,或者是晾衣服。看著看著,老二就不自覺的站起來了。

張健:他媽的,不能什麼好事都便宜了許峰那小子!

張健開始醞釀一個邪惡的計劃。

在接下來的兩個月裡,張健在自家的防盜門上,裝了一個攝像頭,每天都監視著對門許峰與顧婷的出門和回家的時間,通過兩個月的觀察,他發現顧婷基本上都是白班,很少有上夜班,而許峰,每週只有在週三的時候是上夜班,那麼,突破口,就在週三!

張健琢磨著,像顧婷這樣的美女,不能只玩一次,得想辦法長期佔有她,比較穩妥的方法,就是迷姦她。

可是,就算週三許峰不在家,他又怎麼進得了許峰的家呢?還有就算進去了,很難保證,顧婷發現自己,不會大喊大叫,甚至報警。

張健為這個問題發愁了好幾天,也許是上天憐憫,一個週四的早上,許峰一早回來,打開防盜門,忘記把鑰匙拔下來了,正巧,張健從樓下回來,發現了,他如獲至寶,火速的飛奔到配鑰匙的地方,把每一把鑰匙都配好,之後,他再把許峰的鑰匙輕輕的放回原處。

張健回到自己房裡,打開電腦,觀看從他拔下鑰匙到把鑰匙放回去有沒有人發現,好在,沒有任何人經過,許峰也沒有發現自己的粗心。

張健:鑰匙的問題解決了,接下來,該想想怎麼下藥了。

張健開始注意許峰家扔在門口的垃圾,他連續檢查了幾天,發現許峰家的垃圾裡,每次都會有一種紙杯裝的蘋果汁,還有就是用過的避孕套,差不多每天都有一個。

張健望著避孕套:你等著,許峰!我上你老婆那天,肯定不用避孕套!

張健知道,許峰從小到大都不喜歡蘋果,那麼,看來,這個肯定是顧婷喝的。可是她究竟是早上喝,還是晚上喝呢?

有一天,晚上,張健無聊的站在陽台,望著許峰家的陽台,希望能看見些什麼,又是巧合,只看見,顧婷穿著件白色的絲質睡衣,睡衣的鈕子沒有扣上,能隱隱約約的看見她潔白的雙峰,而她的下身,是一條潔白無暇的三角內褲,她手裡拿著瓶蘋果汁,正在喝。

張健的鼻血都要流出來了。

顧婷:你為什麼就是不喜歡蘋果呢?蘋果可好了,有多種………

顧婷似乎在權許峰喝蘋果汁。

許峰:我就是不喜歡,一聞到蘋果的味道就想吐,談戀愛的時候就跟你說了,你還每晚睡覺前都要喝………

張健:(喝蘋果汁可是好習慣啊!千萬別聽許峰的,要喝!一定要喝!)

張健這下收穫大了!!!

顧婷原來是來晾衣服的,她絲毫沒注意到離自己幾米不到的地方,有一雙色咪咪的眼睛,正在盯著自己,她彎下腰,從盆裡拿著什麼,這一彎腰,她整個胸脯正對著張健,張健感覺自己的鼻血要噴出來了!只可惜由於光線問題,他看不清顧婷乳頭的顏色,他更走進一步,想要看的清楚一些。

爺爺:張健!幾點了!還不睡覺!

爺爺的喊聲,從房間裡傳到了陽台,又從張健家的陽台,傳到了許峰家的陽台。

顧婷突然的一抬頭,發現對面張健正睜著一雙牛眼看著自己,她大叫了一聲,捂著胸口跑回房間裡。

張健氣的頭髮都要冒煙了,他很不耐煩的朝爺爺吼了幾句,回自己房裡了。

第二天,許峰家的陽台,裝了厚厚的窗簾,張健什麼也看不見了。

過了一個月,某個週三的晚上,張健站在自己的房間,看著窗外,顧婷穿著件黃色的連衣裙,底下配著條咖啡色的絲襪,腳上的鞋子看不清楚,不過,這些就已經看的張健心癢難受。

張健:等了快四個月了…………

張健不知道,顧婷會什麼時候回來,他拿著許峰家的鑰匙,急匆匆的出門,之後,看四處無人,輕輕的打開了許峰家的門。

許峰家燈沒有關,看來,顧婷不會離開太久,張健已經很久沒有去許峰家了,許峰家由於裝潢,變的大不相同了,家裡的裝潢比自己家要好的不知道多少倍。張健來不及感嘆,他迅速的尋找一樣東西,蘋果汁………

在臥室床邊的床頭櫃上,張健發現了一盒尚未開封的蘋果汁,看來,這就是讓他今晚進入天堂的最終鑰匙了。

張健拿出一個注射器,裡面的藥,是張健和那幫朋友拿的,他那幫朋友,用這個藥玩了很多女人,張健也和他們一起玩過,知道這個藥的效果,吃下去1小時才會發作,而且根據各人體質,最少也得昏個4小時,而且,第2天起來沒有頭疼之類的副作用。憑它,就可以進入天堂。

張健將注射器的針頭插進蘋果汁側面的位置,將藥物全部注射進去,之後,他打開臥室裡的衣櫃,想看看顧婷有沒有什麼淫蕩的衣服,可惜,沒找到什麼,只有一些正裝,他又來到很久沒有看見的陽台,陽台上,倒是掛著不少內衣褲,白色的,紅色的,紫色的,綠色的,有很多,都是胸罩內褲一套,還有一套白色護士服,護士的襯衫,和白色的長褲,可惜的是,還沒幹………

張健還想再找找什麼,卻聽見防盜門開鎖的聲音。

張健:(不好!她這麼快就回來了!)

張健不知道往哪裡跑,他想鑽到臥室的床下,可惜,床下是實心的,他一時慌亂,慌不擇路的鑽進了衣櫃裡。

顧婷拎著一包蘋果汁回來,原來她的蘋果汁只剩下最後一瓶了。

顧婷並沒有發覺家中的異樣,她脫掉黑色的高跟鞋,放下蘋果汁,之後,把咖啡色的長筒襪也脫下,放在客廳的茶几上,之後,就進廁所,洗澡。

張健在衣櫥裡嚇的額頭冒汗,他的腦海裡滿是自己被抓的情景,他開始後悔,自己不該這麼莽撞。

不知道熬了多久,張健聽見顧婷哼著歌來到房間,應該是上了床。

顧婷:老公我先睡覺了。

顧婷看來是在打電話。

電話那頭,許峰說什麼,張健聽不見,他只能聽見顧婷的話。

顧婷囉嗦的說了一大堆話,終於掛了電話。

張健見過了很久都沒反映,終於放下心來,他剛打算推開衣櫥,看看外面的情況,顧婷的電話又響了。張健擦了擦額頭的冷汗,他發現,自己的內褲都被汗水侵濕了。

顧婷:我都上床了,下次吧。

顧婷的口氣似乎有些不願意。

………

顧婷:我都累了一天了。我現在好困了。

顧婷的口氣還是很不願意,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顧婷:好吧,我就陪你一會兒。

原來,是顧婷的一個好朋友喊顧婷陪她去酒吧。

顧婷無奈的起床,她到陽台選了一套內衣褲,之後,打開衣櫥,張健嚇的心髒都要停了,他鎖在拐角,一動不動,好在,顧婷只開了衣櫥的一扇門,好在,衣櫥裡的衣服很多,正好擋住了鎖在牆角的張健,好在顧婷只開了臥室的檯燈,衣櫥裡很暗,而且,顧婷很快的就從衣櫥的最右邊拿了一條牛子褲,之後就關上了衣櫥門,而躲在衣櫥最左邊的張健,嚇的心臟幾乎停了。

顧婷坐在梳妝台前,畫了老半天的妝,終於畫好了,她站起身來,覺得有些頭暈。

顧婷的電話再次響起。

顧婷:啊?!又不用我去了!你這不是拿我開心嗎?

顧婷似乎有些生氣。

………

顧婷:算了,就這樣吧!

顧婷很生氣的掛了電話。

顧婷脫掉褲子,和T恤,爬上床。

顧婷:忘記卸妝了。

顧婷想起來卸妝,可是由於藥力,她越來越困。

…………

困在衣櫥裡的張健,幾乎虛脫了,臥室裡,顧婷細細的鼾聲,終於解放了他。

張健輕輕的推開衣櫥的門,看見臥室裡的檯燈還沒有關,顧婷赤裸著上身,靠在床邊,頭歪著,看來已經昏睡過去,她身邊床頭櫃上的蘋果汁,已經插上了吸管。

張健輕手輕腳的從衣櫥裡爬出來,他的腿幾乎都要僵了,他挺直了腰板,伸了一個懶腰。

張健知道藥的效果,他明白,顧婷短時間內是別想醒的,於是他跑到陽台,打開窗戶,點燃一根香煙,給自己壓驚。陽台窗外的秋風,吹的他一陣陣發寒,想想真危險,不過,現在再想想,一切都值了。

張健恢復過來之後,他拉上陽台的窗簾,找到臥室的大燈的開關,看見,顧婷正赤裸著上身,抵著頭,靠在牆邊,她頭頂上不到30釐米的地方,掛著她和許峰的結婚照。

張健:(老子等了這麼久,終於等到今天了!)

張健看了看顧婷的手機,12:11分。

張健不想留下任何蛛絲馬跡,他拿出一瓶空的蘋果汁盒子,替換了那瓶下了藥的空瓶子,之後,他掀開顧婷蓋的薄被,顧婷兩條潔白而又修長的大腿,完全暴露在張健的眼前。

張健的眼睛,光盯著顧婷的三點,他靠近顧婷的乳房,這次看清了,顧婷的乳頭,是粉色的。張健雙手順著顧婷的小腿往上摸,一直摸到小腹,他抓著顧婷白色內褲的兩邊,將它一直拽下來,顧婷的陰道口徹底暴露在張健的面前,兩變的陰毛,整齊而又濃密,陰毛的中間,一條粉色的裂縫,輕微的閉合著,張健忍不住湊上去聞了聞,一股淡淡的女人香。

張健理智的停止了下一步動作,他一把扛起全裸的顧婷,透過貓眼,看著樓道無人,他迅速的打開了房門,回到自己家。

從抱起顧婷,到回到自己家,自己的房間,張健僅用了40秒不到,一是因為兩家是門對門,非常近,二是因為顧婷一點也不重,最多只有100斤。

回到自己髒亂的房間之後,張健感覺舒服了許多,他把全裸的顧婷扔在自己的床上,之後,反鎖好自己的房門,打開燈。

顧婷筆直的睡在張健1米8的床上,張健一看,看來顧婷至少有1米72的身高。

到了自己家,張健開始隨意起來,他打開準備了很久後的包,從裡面拿出一大堆衣物,有學生的,OL的,空姐的,售車小姐的等,還有各式各樣淫蕩的內衣褲,以及五顏六色的長筒絲襪。

張健:真沒想到你這個女人這麼高,這些衣服都白買了,只有這OL裝,你能勉強穿下。

張健把顧婷抱起來,拿出件黑色的全透胸罩,幫她穿好,之後,又幫她穿上見白色襯衫和黑色的西服卻沒有扣鈕子,接著幫她穿上一條,最多三十釐米長的黑色短裙,兩腿穿著肉色的長筒襪,這條長筒襪是情趣用品,襠部和屁股部分,是完全沒有包裹的。

穿好這些,他把顧婷擺了一個自慰的姿勢,拿出相機,從不同的角度,照了很多張。

顧婷原本就畫了妝,加上她穿著這麼一套淫蕩的衣服,又擺出這麼一幅淫蕩的姿勢,讓張健熱血沸騰。

張健把相機放在一邊,猛的撲向顧婷。

張健的舌頭,全部伸進顧婷的嘴裡,不斷的吮吸顧婷的舌頭,顧婷被身材肥碩的張健,壓的喘不過氣來,顧婷的舌頭微微發甜,應該是蘋果汁的味道,張健抱著顧婷一翻身,讓顧婷睡在自己的邊上,張健開始上下其手,顧婷圓圓的乳房開始發脹,她的身體,由於受到張健口手的刺激,開始大量的分泌淫水。

張健的老二,早就硬的發脹了,他把顧婷的裙子往上一掀,把顧婷的右腿放在自己的腰部,然後用雙腿夾住顧婷的左腿,張健的老二,正對著顧婷濕潤的陰道口,張健稍微一用力,老二就全部沒入在顧婷的陰道里。

顧婷輕輕的哼了一下,張健的老二,被顧婷溫暖濕潤的陰道緊緊的夾住,讓他幾乎飄上了天。

張健:等了這麼久,你終於還是被我幹了!

張健來回抽插了幾下,覺得非常刺激,他換了個姿勢,把顧婷雙腿放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後再往下一壓,顧婷的雙腳,幾乎都要碰到自己的臉了。

張健拚命的,使勁的抽插,這個姿勢,插的太深了,顧婷的手不自主的抓了下張健髒兮兮的床單,眉頭皺了一下。

張健:干死你!干死你!

張健十分賣力的抽插,新婚少婦的身體,讓張健爽的極點,而且,這少婦還長的這麼美。

這樣的姿勢,雖然插的深,很刺激,可是也很累人,張健插了沒幾分鐘,就覺得累了,他把顧婷的雙腿放開,換成了正常的姿勢,他邊吻邊插。

張健:(今天太他媽的難的了,這麼漂亮的女人,不能只便宜許峰,我一定要好好享受!)

張健本想好好戰鬥一下,可是由於顧婷的身體實在太誘人,加上她的容貌,和張健為了顧婷至少一個月沒打飛機,張健從開始到射精,僅僅堅持了10分鐘不到。

張健喘著粗氣,拔出軟掉的老二,顧婷的粉嫩陰道口慢慢的閉合,一點點的白色液體,順著陰道口,慢慢的流著。口氣裡,瀰漫著男人女人的味道。

張健拿起相機,為她拍了好幾張特寫。

張健點了根香煙,顧婷臉紅紅的,軟軟的依偎在張健的懷裡,張健的手,不斷的捏著顧婷兩個乳頭,顧婷的乳頭,已經完全的站立,發硬。

張健又翻出一套學生的衣服,給顧婷換上,可是由於衣服太小,實在沒法穿上,不得已,只能是幫她換了條裙子,和一雙黑色的到膝蓋的棉襪。

張健坐在床邊的地上,他的嘴裡含著顧婷的乳頭,像嬰兒喝奶那樣的吮吸,左手,伸進了顧婷的嘴裡,摸著她的舌頭和牙齒,右手,伸進了顧婷的裙下,猥褻著顧婷更加濕潤的陰道。

顧婷的兩個乳房,都有了很重的口臭味,陰道也越發的濕潤,張健的老二,終於再次硬起來。

張健讓顧婷趴著跪在床上,之後,端著剛剛發硬的老二,從顧婷的身後,進入了顧婷的身體。

顧婷的陰道比剛才還要濕潤,幾乎是把張健的老二,吸進去的,張健抱著顧婷的屁股,不斷的在顧婷的身體裡進進出出,隨著進出的次數,張健的老二也越來越大,顧婷的淫水越來越多,陰道里的溫度也略微的升高了一些,這樣過了大約10分鐘,顧婷的腰晃動了下,她的手也不自覺的抓了一下床單,之後,顧婷的陰道,淫水氾濫了。

張健:騷貨!被人迷姦還能高潮!

張健使勁的插了一下,他的龜頭頂到了顧婷的子宮口,沒幾下,張健又開始喘氣,他又射在了顧婷的陰道里。

張健很不情願的拔出軟掉的老二,顧婷的陰道口,這次沒有像剛才那樣迅速併攏,而是一眨一眨的,她的屁眼,也跟著一眨一眨。

張健好奇的用食指摸了摸顧婷的屁眼,他想把食指伸進去,可是太緊了,完全進不去。

張健沒敢繼續,他想要長期佔有顧婷,就得忍耐。

張健坐在床邊,又抽起煙來,顧婷枕著張健的大腿,她畫好的眼睫毛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不翹了,眼線也有些花了,張健用手掰開顧婷的嘴,把黏黏的老二,塞進顧婷的嘴裡。

顧婷嘴裡沒有多少水分,不過她的舌頭俏皮的動著,好像不願意幫張健口交。

張健抓著顧婷的頭,控制著她,讓她幫自己服務,偶爾還來幾下深喉接觸。

昏睡美女的口交,其實遠比上性交帶來的快感,只是成就感,要遠遠超過性交。

顧婷一絲不掛的跪在床上,她的嘴裡,正含著張健的老二,張健的老二上,以及張健坐的床單上,都非常濕潤,那是顧婷的口水,而顧婷翹起的屁股上,一根巨大的電動按摩棒正在她的陰道里吱吱作響。張健控制著顧婷的頭,細細的品味著對門少婦的口舌服務,他已經吃了藥,準備梅開三度。從顧婷進門開始,張健就打開了攝像機,拍下了一切。比較遺憾的是,張健走的急,忘記拿顧婷的工作服了,不過不要緊,來日方長。

早上5點,張健的手機鬧鐘響了,他很不情願的睜開眼,顧婷赤裸的睡在他的懷裡,就像睡在自己丈夫的懷裡那樣安靜,張健摸著她柔軟的胸部,他那半年多沒洗的腳,時不時的在顧婷光滑的大腿上遊走。

時間不多了,張健一個翻身,壓在顧婷身上,然後用自己的腿,分開顧婷的雙腿,已經有些發硬的老二,再次刺進了顧婷還有些濕潤的陰道里,他和顧婷激烈的熱吻著,顧婷的眼睛可以隱約看見一條淺淺的眼白,她的頭髮非常凌亂,臉頰通紅,比臉更紅的,是她那張正在熱吻的嘴唇,小床開始吱吱作響。

沒多久,張健滿足的射在顧婷的臉上,之後,再把精液一點一點的抹在顧婷的舌頭上。

趁著天沒亮,張健把全裸的顧婷送回了家,收拾好了一切,接著倒床再次呼呼大睡,他的被窩裡,還散發著一股女人的味道。

顧婷覺得下身有些脹痛,她睜開眼,看見許峰正壓在自己身上,賣力的扭動著身體,許峰見到顧婷醒了,對她輕輕一笑。顧婷也微微一笑,和許峰激烈的熱吻,之後,淫蕩的叫起來。

新婚夫妻,分開一晚都很難受。

由於許峰的關係,顧婷絲毫沒有想過,昨晚被對門的張健迷姦了。

張健望著電腦裡堆積如山的顧婷的照片和視頻,讓他覺得很滿足。

張健在後來的每個週三,都會享受顧婷免費的服務,當然張健也買了適合顧婷穿的各種情趣衣物,閒暇時,張健還會和顧婷打個招呼,顧婷不知道為什麼,對張健總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就這樣,許峰和張健共同享受著顧婷的身體,直到1年後,顧婷生了對雙胞胎兒子,很多人都說,其中一個男孩,長的和爸爸一點都不像,但是當張健看見他時,他興奮的程度,遠遠大於許峰。

之後的一年,顧婷又生下個女嬰,這個女嬰,除了顧婷和張健以外,誰抱她都哭。